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k5r8.com

淫亂大家庭(7

  瓊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男人赤裸裸的躺在眼前,怎麼也想不到

方才使自己成為淫亂蕩婦的不是別人,竟是唯一的兒子—小剛。

  一陣突如其來的羞恥罪惡感讓她不安起來,一方面為了剛剛自己表現如此狂

亂,另一方面又因這樣亂倫敗德的姦情所產生的震撼,以身為母親的立場是絕不

允許跟兒子發生性交關係,但現在卻已是生米煮成熟飯的事實,然而小剛又怎麼

會興起姦淫媽媽的邪惡念頭,卻讓瓊琳心裡忐忑不安的恐懼起來。

  「這孩子難道一直對我的身體……」瓊琳不敢再想下去。

  看著親生兒子沈沈的睡著,一臉滿足幸福的表情,那寬闊的肩膀、厚實的胸

膛使她著迷起來,如果他只是陌生的男人自己一定無法拒絕他,再說充滿年輕的

精力更足以誘惑所有的女人,想到自己身為母親竟在兒子面前淫聲穢語,不但尊

嚴蕩然無存,體內還存留著親生兒子的精液,往後怎麼面對這個家,不禁感到委

屈啜泣起來。

  「我是個淫蕩的母親……但是……如果不是……」

  念頭一轉,瓊琳找到一個可以原諒自己的藉口。

  「是這孩子從後面偷襲我的,腦袋後也沒長眼睛,怎麼說也是被兒子強姦…

…」

  「這不是我的錯……」

  這是個完美的理由,瓊琳不斷的說服自己。

  同時,皮膚還留著男人獨特的體味,一幕幕高潮不止的快感浮現,瓊琳不禁

回味兒子的肉棒帶來長久饑渴的滿足感,眼神不經意的望著昏睡中的小剛,兩腿

間輕微刺痛帶來騷癢……

  「真……真差勁,我怎麼可以對小剛產生幻想……」

  瞬間,她不知該怎麼面對兒子發育成熟的身體,窘迫的不知該將視線投向何

處。可是,越是刻意逃避越是想仔細看清楚,這原本就來自體內的裸體。

  「啊!這孩子……」

  她不經意看著小剛胯下男人的象徵,瓊琳一直當他只是個小孩子,沒想到這

巨大的尺寸連身為母親的她也不得不驚嘆。

  「好……好大……」

  瓊琳右手不聽使喚地趨前握著陽具,雖經過剛才激烈的性交之後呈現疲軟,

但就未亢奮的情形來說,這樣雄偉的雞巴瓊琳倒是第一次見識到。

  手心傳來熱燙的溫度,右手不禁搓揉起根部,腦子卻一片混亂,體內女人原

始的慾望不斷湧起,小剛紫紅的龜頭冒出青筋,子宮肉壁一陣抽慉,瓊琳開始感

到口乾舌燥,稍早那令她癡迷片刻的狂抽猛送,又再度引起飢渴。

  「這孩子已經長這麼大了……」

  「他爸爸也許都沒這麼嚇人……」

  不一會兒,小剛的陽具很快地硬了起來。

  「這孩子現在不會知道媽媽正摸著他這裡吧?」

  瓊琳看著小剛,害怕他隨時會突然醒來。

  「不……不行……」她退縮了。

  「我們終究是母子,我不該這樣……」

  心裡雖這麼想,瓊琳手卻仍套弄著逐漸甦醒的肉棒。

  「嗯……嗯……」

  冷不防的,大廳上的楊永澤似乎快要醒來,瓊琳嚇了一身冷汗,收拾衣物急

急忙忙的離開客廳。

  晚飯時刻,小剛灼熱的眼神令瓊琳感到不安,這孩子還沈醉在早上姦淫自己

的快感當中吧!

  他已經不只一次的偷瞄自己,似乎想從她臉上看出,被姦淫後的母親會有著

什麼樣的反應,瓊琳極力的掩飾內心起伏不定的情緒,壓抑肉芽騷浪充血變硬的

不倫反應,就當一切都沒發生過。在這無聲的攻防戰中,她害怕自己隨時會崩潰

,害怕自己隨時會不顧一切,在所有人面前剝去衣物,讓兒子盡情玩弄。

  「媽,妳的臉色很不好。」

  終於還是來了。

  「呃……大……大概是太累了吧!」

  「待會兒我幫妳按摩。」

  小剛的企圖很明顯,他似乎想經過母親的同意然後跟她性交。

  「不用了,我很好沒什麼的。」

  「沒關係啦!按摩以後比較舒服啊!」

  「你要做功課,我休息休息就好了。」

  瓊琳在心裡哭泣,這孩子非要這樣折磨媽媽嗎?濃蜜的淫水使嵌進花蕊的內

褲濕潤,她多麼想就在這裡將手指插進去。

  小剛跟淑倩偷偷交換一個很奇怪的眼神。

  「大伯母難得小剛這麼關心妳,何必拒他於千裡之外呢?」

  「哎,是啊!我說瓊琳妳就看小剛一片孝心,讓他幫妳舒展一下筋骨有什麼

不好?」

  丈夫竟也幫小剛說話,瓊琳心裡有數,這樣下去再不答應會讓別人起疑?

  「好……好吧!按摩一下也好。」

  大家妳一句我一句的,瓊琳內外交攻已經招架不住,好像每個人輪番扯去身

上偽裝的衣物。

  「那吃完晚飯我就幫妳按摩。」

  「不……不用這麼早,睡覺前再來吧!」

  「好!」

  她彷彿看到小剛眼裡閃耀著光芒,雖然外表像個大人,但仍充滿稚氣。

  「這孩子可能打算即使我不答應,也要強暴媽媽吧……」

  「不管如何今晚我勢必成為他的獵物。」

  瓊琳似乎有所覺悟,但一想到親身兒子的大肉棒將再次插進這兩腿根處,子

宮深處感動的顫抖,這餐飯吃的著實七上八下。

  「對了!三伯母早上楊老師來有什麼事嗎?」

  麗英一聽小剛提起這事,倏地面色泛白,瓊琳也心虛的嚇了一跳。

  「呃……楊……楊老師……他……」

  「怎麼?誰是楊老師?」

  「呃……是……是有恭的學校導師。」麗英聽丈夫金生問起,支支吾吾的。

  「喔……他來有什麼事嗎?」

  「只……只是例行家庭訪問而已。」

  「原來如此。」

  麗英怯怯的低著頭若有所思,她或許在擔心早上在客廳性交的事東窗事發吧

!瓊琳不由得疑惑小剛的動機,此時小剛再度和淑倩互換一個曖昧的眼神,瓊琳

不禁覺得這兩個孩子之間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晚飯後,瓊琳刻意的躲避著小剛,心裡錯綜複雜的不知如何面對他,如果這

孩子當面提起早上的事,真想任性的就讓他在走廊上姦淫此刻仍充血的肉蕊。

  走進房間,丈夫掛著老花眼鏡在衣櫃旁翻上翻下,看到她穿著睡衣又轉身繼

續忙著。

  「小剛找妳,大概要幫妳按摩吧!」

  「他……他剛來過?」

  「嗯。」好不容易緩和的心情立刻又緊繃起來。

  「他有沒有說什麼?」

  「喔,他好像說會在房間等妳。」

  丈夫完全不明就裡的說著,如果讓他知道妻子和兒子發生性關係,不知他會

怎麼反應?

  瓊琳像失去靈魂般的軀體,往小剛的房間踱去,心裡一點主意也沒有。

  她輕輕推開小剛房門,裡面沒人音樂開著。

  「也許是我想太多了,這孩子說不定只是想要補償他今早錯誤的行為而已。」

  「一定是這樣沒錯。」

  她邊猜測邊走進房間坐在床沿,腫脹的陰核壓在床上,身體跟著發熱。

  環顧四周電視螢幕跳動著雜訊,錄影機裡有帶子,心想反正小剛還沒來先看

看電視打發時間。按下遙控器,螢幕裡出現一對男女火辣的性愛畫面,瓊琳整顆

心差點沒跳出來,一時手忙腳亂的錯壓音量開關,頓時房間裡呻吟喘息聲大作。

  「啊……嗯……用力……喔……給我……」

  「達令……好舒服……嗯……嗯……好硬的雞巴……喔……」

  電視傳來露骨的性愛浪叫,瓊琳登時滿臉通紅,急忙地收低音量。

  「這……這孩子居然有這種帶子,待會兒非好好問他哪來的!」

  瓊琳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有些惱羞成怒,但畫面卻向磁鐵般將她目光吸住。

  男人粗暴地將陽具塞進女人的嘴裡,並命令她用力吸,女人順從地張開嘴將

整根陰莖含進嘴裡,男人接著發出呻吟。另一個角落一對男女正瘋狂的性交,男

人的肉棒劇烈的進出女人的肉縫……

  瓊琳忘我的隔著單薄的睡衣,撫摸著左乳,左手越過緊身帶愛憐著隆起的陰

戶,肉芽浸在蜜液週圍疼痛異常。

  「媽!」小剛不知何時站在身後。

  「小……小剛……你……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瓊琳狼狽不堪略帶靦腆的四處找尋遙控器,手指間還留著黏稠腥騷的蜜汁。

  「媽,妳找這個嗎?」遙控器不知何時落在小剛手裡。

  「快……快……關掉電視……」

  小剛不但沒這麼做,反而不發一語的貼近瓊琳讓她坐在床上,像抱著愛人般

自身後擁著她,並讓她面對螢幕。

  瓊琳聞到小男人身上汗水的芳香,感到頭暈目眩,不再是小孩子的小剛讓她

心跳加速。

  「媽,妳喜歡這種節目嗎?」

  「呃……你……這孩子……怎麼可以看這種電視……我……媽……」

  「媽,妳看那個男的是不是很大?」

  電視上的男人正讓女人舔著肉棒,深紅色粗大的陰莖泛著亮光,瓊琳一時不

知該以什麼態度面對小剛的問題,滿臉通紅顯得尷尬。

  「這……快關掉……不……不然我要生氣了。」

  「媽快看,接下來這女的要解開衣服了。」

  女人緩緩地解開上衣卸下鵝黃色的胸罩,露出一對豪乳,男人則躺在沙發上

搓弄著雞巴。對瓊琳來說這簡直是地獄的折磨,聲光的誘惑使身體明顯的顫抖。

  「媽,妳的胸部有她的這麼大嗎?」

  「不……不要胡說……這種事小孩子怎麼可以……啊!」

  小剛不等她說完,大膽地伸手就揉弄起母親的乳房。

  「媽,妳的胸部好有彈性啊!」

  「不……不可以……放手……我是你媽媽呀!」瓊琳扭動身體語氣微弱的掙

扎著。

  「媽,反正早上我們都要好過了,妳也很舒服的不是嗎?」

  「住……住手……不可以這樣……快把手拿開……」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為什麼不能和妳要好?」小剛像小孩子般任性起來。

  「小小剛……我們不能這樣……這是不對的……」瓊琳試圖說明這樣的行為

不妥之處。

  小剛解開瓊琳睡衣鈕扣,未著胸罩的乳峰乍時蹦現,小剛手指玩弄著母親的

乳頭,不一會兒就硬了,官能上的刺激,瓊琳瀕臨意發淫亂的極限。

  「媽,妳這裡硬起來了。」

  「啊……停……停……你再不住手媽要生氣了……」

  瓊琳想要拿出母親的威嚴阻止小剛手部的侵略,但皺著眉略帶怒容的母親,

更使他興奮。

  電視上男人正吃著女人的乳房。

  「媽,我可以像那男的這樣嗎?」

  「不……不行……我會生氣的……嗯……」

  小剛讓瓊琳倒在床上,自己順勢來到正面壓住母親雪白的胴體。

  這孩子當真要侵犯自己……瓊琳袒露著上身,看著小剛急躁不熟練吸吮乳頭

的模樣,內心不禁疼惜憐愛。

  「來吧!來享受媽媽芳香的身體吧。」

  「喔……嗯……」

  小剛聽到母親發出呻吟,心裡不禁得意計謀得逞,揚手對房間某處招手。

  淑倩從衣櫃悄悄地走出,隨後爬上床脫去衣物,趁瓊琳閉眼沈迷之際,灼熱

的雙唇貼上她的嘴。

  「唔……唔……」

  瓊琳感到雙唇被灼燒,睜眼看到竟是淑倩不由得心頭一驚。

  「大伯母,我已經是小剛的女人了,現在就讓我來服侍妳吧!」

  深長的一吻加上不可置信的演變,瓊琳失去了主張,任由淑倩將舌頭深入嘴

裡翻攪,胸前的小剛左手慢慢遊走小腹,隔著薄薄的睡褲撫摸母親溫暖的私處。

  「嗯……嗚……唔……」

  另一方面,淑倩托起胸部摩擦她成熟富有彈性的乳房。

  「不……不……淑倩快停……啊……喔……」

  「喔……你們兩個……啊……」

  「大伯母,妳的奶子好美啊!怪不得爺爺對妳寵愛有加。」

  這一驚非同小可,瓊琳頓時醒過來。

  「妳……妳說什麼?」

  「是啊!妳和爺爺的好事小剛都告訴我了。」

  「小……小剛?」

  「媽,那天妳和爸爸說的話我都聽見了,不用緊張,甚至妳和爺爺要好的時

候,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呢!」

  小剛跟淑倩四目相望斬金截鐵的。

  「什……什麼!!」

  「大伯母原來妳也這麼需要,反正也不怕妳知道,我媽早就跟家榮好過了!

還有三伯母跟楊老師……妳早上和小剛,反正我們都流著不倫相姦的血液。」

  「胡說!露華她怎麼可能跟自己兒子……」

  性交的字眼瓊琳怎麼也說不出口。

  「那晚在公園裡我們可是親眼目睹的。」

  「公園?」

  「對呀!還說了什麼不讓自己兒子被搶走的話呢!」

  面對這天大的巨變,眼看淑倩說得有憑有據,瓊琳霎時目瞪口呆。

  「媽,現在妳就讓我們好好的享受,妳和爺爺的事我們都不會說出去的。」

  「你們……這……」

  現在根本沒有瓊琳選擇的餘地,家裡不可告人的祕密一件一件的讓人不可思

議,難道就像淑倩說的這一家人都流著不倫相姦的血液?

  就算跟親生兒子性交,也可以獲得邏輯上的解釋。小剛左手隨即探進裙內,

沿著大腿上移,終於碰觸到朝思暮想的陰戶。

  「媽,妳這裡已經很濕了。」

  「……」

  「媽,妳想要我的棒子吧?」

  「……」

  瓊琳倔強的壓抑自己火熱的慾望,即使兒子天真的調情也不露半點痕跡。

  她心裡正懊惱不已,母親高貴的尊嚴及蕩婦之間的分野,使她徬徨。小剛直

接而粗魯的侵犯,使她一時之間更加執著母親的身份。

  小剛褪下母親的睡褲,蓬鬆豔麗的陰毛盡收眼底,他第一次這麼看著母親的

下體,不禁想仔細的看清楚。媽媽的性器是稍深的咖啡色,外陰唇肥厚碩大,肉

芽飽滿發達,顯而易見有過豐富的性交次數,是個適合成熟女人的陰戶。

  兒子毫不修飾的盯著自己的祕密花園,瓊琳羞澀的併住雙腿,小剛雙手費力

的分開雪白的大腿,接著,伸出舌尖挑逗著堅硬的肉蕊。

  「唔……嗯……嗯……」

  「喔……喔……啊……」

  經過和淑倩的數次交歡,小剛已很能掌握使女人高興的技巧,不時地輕咬肉

芽舔著小陰唇。

  「不……喔……小剛……那裡不要舔……不……不要……嗯……」

  「哼……好癢……唔……停……停……喔……不要……」

  瓊琳感到兒子的調戲不像是小孩子生澀,每個動作都讓她無法把持,不斷難

過的嗚咽。

  「大伯母,快來幫我這裡止止癢吧!」

  淑倩也沒閒著張開雙腿朝她的臉坐下去,肉縫氾濫的淫汁弄濕整個鼻子,瓊

琳不得不張開嘴呼吸,淑倩適巧地把陰唇塞進她的嘴。

  「喔……大伯母快舔……我那裡可癢死了。」

  濕黏的蜜汁騷味刺鼻,年輕女孩的芳香讓人心神蕩漾,淑倩因能淫虐這個平

時端莊賢淑的大伯母早已淫態百出,肉穴裡流出更濃烈的淫液,瓊琳已分不清唾

液和淫液。

  「求求妳快舔那裡吧!裡面好像有上千萬的螞蟻在鑽……喔……」

  淑倩蹙緊眉頭,雙手撫揉乳峰,臉上泛著紅暈。

  瓊琳能體會那種騷癢的地獄,每當午夜夢迴對著丈夫打鼾的背影,她是多麼

的渴望被滿足。基於感同身受瓊琳伸出香舌,滑進淑倩的肉縫……

  「喔……好舒服……深……深一點……啊……」

  「嗯……哼……再進去一點……喔……」

  「嗚……小剛……乖兒子……不要在舔那裡……媽……受不了了……」

  「大伯母……舔的好……我好喜歡……嗯……」

  「好……好兒子……饒了媽媽吧……唔……」

  母親漸漸的淫態畢露,小剛再也忍不住,下體早已被頂成帳蓬,拉開拉鍊肉

棒堅挺的舉起,在插進母親濕潤的肥穴前,在陰唇四週摩擦著,瓊琳難以忍受兒

子的玩弄,屁股劇烈的晃動。

  「喔喔……別欺負媽媽……小剛快插進來……喔……」

  「好,媽我要插進去了,兒子的硬屌要幹進媽媽的洞了。」

  小剛一挺腰,整根肉棒消失在瓊琳的淫洞裡。

  「啊啊……太好了……終終於又在一起了……」

  「喔……媽媽……我好舒服……喔……」

  「乖兒子……快抽動……媽媽給你插……唔……好舒服」

  「媽……妳的洞好緊……唔……幹死妳……」

  瓊琳終於卸下武裝,一心一意的期望兒子大肉棒的滋潤。小剛得到母親的鼓

勵,陰莖快速的進出瓊琳成熟的騷穴,淑倩更因她豐富的舌交技巧,呈現癡迷狀

態。三個人雜亂無章的呻吟浪叫,驚動了經過門外的三伯金生。

  「真教人不敢相信……」

  要不是親眼目睹,任誰也不相信這房裡亂倫雜交的春色。

  「沒想到瓊琳跟自己的兒子……還有淑倩……這……」

  「大嫂這等騷樣……真令人受不了……」

  金生捏著褲襠,襟聲的看著這幕好戲。

  平時,他就經常注視瓊琳成熟嫵媚的身段,雖然是大嫂,男人終究敵不過色

慾的誘惑,她豐滿的臀部、堅挺的乳房,每次經過眼前彷彿挑逗般的搖晃,礙於

道德的束縛只有偷偷的拿她的內褲自瀆,這天大的秘密被自己發現,不禁心生淫

念邪笑了起來。

  「用力……插進來……啊……好舒服……」

  「淫蕩的婊子……喔……我插死妳……」

  床因劇烈的搖晃發出「咯、咯」的聲音。

  小剛拉開瓊琳的雙腿,好讓自己更深入母親的體內,下體也因互相的撞擊發

出「啪、啪」的聲浪。

  「小……小鬼……你快幹……我快受不了了……」

  淑倩在一旁用手指自慰耐不住慾火高漲。

  此時的瓊琳已是十足的淫獸,兩手分別玩弄兩個乳頭,頭髮散亂的披在床上

,現在只有高潮可以解救她。

  「好孩子……用力插進來……媽媽的洞……以以後只給你玩……喔……」

  「不只這樣……我還要所有的男人……都都來幹妳……插妳的騷穴……」

  「好好只要你喜歡……就算要媽到大街上被男人玩弄……也沒關係」

  「真的嗎……我喜歡看妳……被強姦……也可以嗎……」

  「乖孩子……媽已經是你的女人了……只要你高興……」

  「喔……媽……我不行了……我要射出出來了……」

  「嗯……沒關係……都都射進來……讓媽懷孕也沒關係……我……要昇天了

……啊……」

  小剛撲向瓊琳,濃烈的精液在母親陰道全數傾洩,兩人相繼一陣抽慉,紛紛

達到高潮。門外的金生彷彿大開眼界,硬挺的肉棒快要爆炸似的,不得不解放出

來套弄。

  小剛完事倒在瓊琳身旁,慾火焚身的淑倩顧不得許多,將沾滿淫液已經疲軟

的陽具,張口就吞進嘴裡。瓊琳則一旁昏厥過去。

  不一會兒,肉棒又再度炯炯發硬,淑倩欺身而上,往下順勢一坐悶哼一聲將

雞巴埋入浪穴。

  「喔……真好……好硬的雞巴……」

  淑倩瘋狂的上下晃動,兩股之間粗大的陰莖送進拉出,胸前的乳房也上下跳

動著,門外的金生看得雙眼都要冒出火來,手部更快速的搓弄。

  「唔……這個小淫娃……總有一天要插爛妳的騷穴……」

  激烈的震動吵醒小剛,見淑倩在身上作動,也緩緩地挺腰配合。

  「哼……啊啊……好爽……給我……」

  「唔……騷姐姐……趁我睡著……欺負小弟弟……」

  「我,我不管……用力……啊……啊……」

  「小……小鬼……我和你媽……誰的穴好……」

  「當……當然妳好……騷穴又嫩……又緊……」

  「討……討厭……喔……給我……」

  肉棒和花蕊狂亂的密合運動,第二次的性交使龜頭異常敏感,快感促使輸精

管收縮,小剛感覺即將射精,野獸般的加速挺腰。

  「啊……啊……幹死妳的浪穴……」

  「插我……唔……用力給我……」

  「啊啊……我要射精了……」

  「快……全部都射進來……」

  床上兩人則發出原始的嘶喊,不顧一切的將手指陷入彼此的皮膚。

  「喔喔喔……嗯……」

  「啊……哼……好燙……都射到子宮來了……」

  「唔……喔……」

  在淑倩淫亂的扭動屁股之後,兩人雙雙癱瘓。

  小剛虛弱的看著身旁白皙的肉體,滿足的撫摸母親的浪臀,看著兩股之間流

出的精液,今後媽媽也成為自己的性獸,不禁得意沈沈的睡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k5r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