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k5r8.com

銷魂母

我叫阿慶,現讀於大學二年級,為了籌備在暑假出國旅行的零用錢,便決定利用周末的下午為人補習。在補習社的安排下,我到了一個叫羅小芬的十四歲女孩家中任教。小芬不但長得可愛,而且非常聰明,所以我教得很輕鬆。

小芬的爸爸是地盤管工,是個體質強而有力的人,由於常常需要趕工,時不時都留在工地過夜,很少見到他。小芬的媽媽則是個典型的家庭主婦。這天,我正在聚精會神的教書,突然尿急,只好跟小芬說自己得上廁所一會兒,要她好好地在房裡看幾遍我給她的習題。

「好的,沒問題,阿慶老師…」

當我上了小號後,正想經過客廳走向小芬房間時,羅太太從廚房拿了杯果汁出來,端了給我。

「來,老師,先坐下來喝一杯凍果汁…」

「謝謝羅太。」我雙手接過,走到客廳的一個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坐了下來。

羅太太也彎了腰,坐到我對面的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她的玉手白嫩豐肥,十指尖尖的塗擦著鮮紅色的指甲油。可能因為天氣炎熱,她穿一件低胸的輕便襯衫,一條有點迷你之風味的短裙,粉腿大部份都裸露在外。露胸的襯衫內雖戴有乳罩,卻也蓋不住整個豐滿的乳房,大部份都清晰的顯現在外。

我喝了口果汁,只見羅太擡起了白嫩的粉臂,理理下垂的秀髮。她雪白的腋窩下,叢生一片烏黑濃密的腋毛。我凝視如此成熟的少婦,真是性感極了,看得我汗毛根根豎起,全身發熱,連陽具也突的亢奮起來,連忙雙手按在大腿間。

「阿慶老師,小芬近來的功課如何﹖」羅太嬌聲問道。

「上兩次的考試都拿九十分以上,不會比其他同學差。」我自傲的回應著,雙眼微瞄羅太那迷你裙下的兩腿中間。

「嗯,很好,辛苦老師了。嘿,以後還得請您多多指導她啊﹗」羅太嬌聲說,兩條粉腿,有意無意的,微微張開了六、七吋寬,粉紅色的三角褲,上面一層黑影,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將整個陰戶的輪廓,很明顯的展露在我眼前,看得我是魂魄飄蕩,陽具更是堅挺。

「這個,沒問題﹗小芬又是那麼的聰明。而且又有羅太您這個年輕豔麗的美女常常為我準備小點吃,是我的榮耀啊…」我笑迷迷的說

「哪有啦?人家都三十多了,嘻嘻,還說什麼年輕美麗﹖老師你真會開玩笑﹗」羅太用手微掩嘴,不好意思的說

「不,羅太,您一點都不老﹗看起來像二十剛出頭的少女一樣,和妳的女兒站在一起,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妳們是姐妹呢!特別是你那付豐美的身段,十個少女看了,有九個都會感到自愧呢﹗」

羅太一聽嘟的說道﹕「你真會討人的歡心,可惜我己嫁了人!如果再年輕十幾年的話,我一定會…會…」芳心暗喜的低頭笑。看來羅太有點兒春情蕩漾了,嘿﹖機會來了﹗

「羅太,別那麼說,自第一眼看見到妳,我就對妳難忘,而且還時不時的想你…」一邊說,一邊站起身走到羅太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前,一屁股坐在她身邊,不管她的反應如何,一把抱著她,強行吻她的櫻唇,右手在胸腹之間來回撫摸著。「唔…不可以…不…唔…」羅太太搖頭晃腦的掙扎著,最先還做有力的掙扎,閃避著我的嘴唇。但在我右手不停的使力揉搓她巨乳之下,她的掙扎急速減弱,不久就停止閃避,任由我擁吻撫摸,並張開櫻唇把香舌送入我口中,二人儘情吸吮著對方的口水液。

「啊…老師…快停手…別…別這樣…你太過份了…不…啊啊…嗯…羅太被上下夾攻得一邊微微掙扎,一邊輕輕喘叫。

不久,羅太就慾火焚燒起來。她的淫水被摳挖得流滿了我的手,奶頭也被吸吮得硬漲漲的堅挺,全身酥麻。我捉住她的手兒,牽到我的底下,讓她碰我那隔著我褲子的硬硬陰莖。羅太太的手兒先是縮了一縮,但終於還是又握又揉的撫摸我的肉棍兒。

我鬆懈了褲頭,羅太的右手就急不能待的伸入我的內褲裡頭。軟綿綿的手兒捉住我硬梆梆的陰莖輕輕上下的抽動。我的雙手也撲向她的酥胸,捉住她的奶子,用手指撩撥著她的乳尖。羅太肉體顫抖著,想把手抽出來撐拒,可是我的雙腿一夾,把她的雙手夾得動彈不得,而我則繼續握著那兩團大軟肉,又搓又捏的。羅太太無助,也就索性的把手深入一點,開始撫摸我的小鳥蛋蛋,令我好舒服、好爽啊﹗

「好﹗讓也我又好好的服務服務妳!」我在羅太的耳邊輕訴。

我的手沿著羅太的褲腰伸進她的底褲裡頭。先是摸著濃密的陰毛,繼而觸及滋潤的大陰唇。我刻意地用手指在她的陰核上揉了揉,攪得她一口淫水從陰道裡直沖灑出來,把我的整個手掌都潤濕了。我把手一縮,移到了鼻邊嗅了一嗅說﹕「你娘嘿,還真是個天生的淫蕩婦啊!好﹗就讓妳看看我真正的本事吧﹗」我粗暴的將她抱起,扔上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想伸手去脫下她的內褲。

「不…這是客廳啊﹗別把我剝光豬,難看死了!」羅太緊捉我的手。我才不管呢﹗把她的裙子給掀起來,將她的底褲除下來。哇!祇見羅太兩條雪白的大腿盡處,烏油油的陰毛擁簇。那鮮紅的肉洞兒,已經玉蕊含津饞涎欲滴。看得我更加性慾衝動,我急忙拉開褲鏈,掏出硬起的陰莖,將龜頭抵在羅太已濕潤的陰道口,屁股使勁的向著她的陰部一沈。祇聽到「漬」的一聲,我的陰莖已經整條的插進羅太陰穴裡頭,直通野性的聖地﹗羅太「啊喲!」叫了一聲,激動的把雙腳交叉的緊緊扣我的腰部,陰道緊緊的縮吸我的陽莖,不停的扭轉她的大屁股,並大聲的大喊春叫。

「啊…啊…啊…插我…啊…插我…啊…別停…用力一點插啊…嗯嗯…啊…噢噢…對…對…就是這樣…爽…爽…」

我見她享受得得意忘形,忙說道:「喂﹗喂﹗小聲些,不好太大聲!給小芳聽到就不妙了羅太儘量的壓低呻吟浪聲,而我則繼續讓陰莖在她的陰戶裡活動,不停的狂歡抽插。羅太粉面通紅,一邊微笑著,一遍以舌尖在嘴唇邊做圓弧的打轉,以媚眼凝望著我,看來十分滿意我野獸般的侵入她的肉體內。

我將羅太的玲瓏粉白大腿高高的舉起,粗大的陽莖縱情地在她濕潤的陰道裡,埋頭的抽送研磨。羅太忽然肉緊地坐起身來緊緊摟抱著我,兩顆大奶奶在我懷裡不停的顫動著。我發覺到她的陰道裡,分泌出大量的液汁,浸淫著我的陰莖。看來羅太已達到了性交的極樂景界了﹗我緩緩的停止了老二的插動。把我的嘴靠了過去羅太的臉,貼吻著她的朱唇,將舌頭度入她小嘴裡面亂攪亂弄。羅太半冰冷的嘴唇無力地和我配合著,底下的肉洞也一懾一懾地吮吸著我插放在她肉體內熱騰騰的大陽莖。

「阿慶,我在上面弄你好嗎?」羅太忽然說道。我話還沒說羅太太就已經主動的趴到我身上,手持我的大老二對準她的肉洞口,然後坐下去,將我的陽莖一寸不留地吞入她的陰戶裡,套得緊緊的。接著,有節奏地讓臀部上上落落,使我的陽具在她陰道裡出出入入。我的雙手也不停歇的抓揉羅太的奶奶,不時的以手指扭捏硬突的乳頭粒。羅太玩了數分鐘,漸漸的停下來喘著氣說她不行了。我就把她貼著我的胸部摟抱著,然後使陰莖更深入她的穴穴,從下面向上瘋狂的挺動著,繼續我們的交歡。羅太也亂了性的配合著我的動作,不停的將她的私處頂向我的陰莖,務求使她的陰道盡量套進我的陰莖。她還把舌頭伸進我口裡讓我吮吸著。讓我舒服到了極點,腰脊一陣酥麻,陰莖用盡全力的向前一挺,把精液全都射入羅太的陰道裡。我帶著倦意的翻過身,從羅太的肉體上滑了下來。她從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旁的桌台上,拿過了紙巾,體貼地、輕柔地,為我的抹乾淨陰莖上的愛液。然後自己才站起身來,拿起散佈在滿地的衣褲,拖被我精液攪得一塌糊塗的身軀走進洗手間。

數分鐘之後,羅太走了出來,我也已起身把衣服穿好。我走了過去摟著她,打趣地問道:「小寶貝,插得妳開心嗎?」

羅太睜開媚眼兒說:「你好壞,都給你插得爽歪歪,怎麼還問人家這樣的羞事。我不理你了﹗」

我又問:「那﹖是我勁些還是你老公勁些?」

羅太嘟嘴道:「才一次怎比較啊﹖不如你以後多幹我幾次,我才慢慢的告訴你。」

「賤婊子,看我以後不好好的幹一幹妳﹖」 我一邊笑說、一邊親吻了羅太的潤唇,才依依不捨的走回小芳房裡去…進了小芳房裡,只見她坐在窗簾旁,嘟嘴的怒視我,不爽的問﹕「老師,怎麼啦﹖去一次廁所要半小時以上,掉入屎坑裡啊﹖」

「哦…哦…老師可能是吃錯了東西,所以在裡面…妳知道啦﹗」我苦笑,結結巴巴的說道。(死﹗沒想到竟和羅太玩了近四十分鐘。)

「哼﹗吃錯了東西﹖我看是“幹”錯了東西吧﹗」小芳尖銳的看我。「人家一向來都那麼喜歡阿慶老師,想不到你竟然連媽媽…」大件事了!真是百密一疏。我和羅太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偷情的事一定是讓小芬察覺了﹗

到了這關頭,我也無法可施了。我便隨口一說﹕「我想妳一定是誤會了什麼吧﹖老師今天肚子不大舒服,得先回家休息。妳要好好自習一下功課,如有任何問題,明天老師來時可以問我。」我苦苦地向她點了個頭便轉身而出。走到外邊,見小芬沒跟出來,便立即走到羅太身旁一把將她拉到廚房對她述說小芳的發現。

羅太苦顫顫的說:「阿慶,你還是先走吧﹗應該沒事的,待會我會好好地跟她說說…」當晚十一點多,羅太打了電話到我家。「都是你﹗臭阿慶﹗要不是讓我浪喊的那麼大聲,小芬也不會從房裡面走了出來看個究竟。她說親眼看見你的老二插我的陰道,還說要等她老爸後天回家來對他說﹗你說該怎麼辦?如果讓她老爸知道了,那我們倆不被他活生生的打死才怪呢﹗」羅太不停的顫哭述道。

「難道沒其他辦法了嗎﹖總不能毒啞或是殺了她吧﹗」我自言自語。

「如今也只有一個辦法了﹗小芬今年才十四歲,我想應該仍是處女。從小芬的語氣﹐可聽出來她對你很有好感。就益你了﹗為她開苞吧﹖這樣一來,小芬也就不好在她老爸面前再說些什麼了。」羅太毅然的說出這句令我驚訝的話,真的是聞所未聞﹗

「您別跟我開玩笑了,羅太﹗她可是您的親女兒。這樣做不好吧?」

「女孩子早晚都要被人家插﹗除了這麼做,也沒其他的辦法啊﹗我自已在十五歲也已失身了!也沒什麼大不的!」羅太反說。「小冤家,這也都怪你啦﹗我本來要你來教小芬功課,誰知你卻上了我,你這條大淫蟲可不是我命中的劫星嗎﹖」說,眼淚涔涔而下,楚楚可憐。

「那,那也沒辦子啦﹗讓我們好好地計劃一下,商量一個引誘小芬入局的方法吧…」接,我倆就再細談了近一小時的“宰豬行動”﹗那一晚,我未能睡好。一想到小芬,全身發熱,小雞雞就亢奮起來,其實﹐我老早就想插一插她了…終於熬過了難挨的長夜﹗今天是星期天﹐一大早就來了到羅家。心想馬上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插幼稚的處女﹐心境非常的激昂。進到裡面﹐跟羅太打了一個眼色後﹐便獨自兒走進了小芳的房裡。

小芳已坐在書桌前﹐但臉色還是有點陰陰的﹐嘴兒也嘟得高高的。愛理不理的說﹕「你還來幹嗎﹖還想再對我媽幹些什麼﹖」

「小芳…妳…妳知道嗎﹖我昨天做的事…全…全因為你啊﹖」我流眼淚﹐捉住她的手﹐悽悽的哀道。「自從幫了妳補習﹐我每天都想妳那可愛的小臉蛋﹗小芳…妳可知我內心有…有多麼的愛慕妳啊﹖」小芳被我這突而其來的“表白”給楞呆了。

「阿慶哥哥…你…你別哭嘛…我…我…」哈﹗果然是個未經人事的小毛頭﹐一騙即上當。

「小芳…我每次面對妳﹐卻又無法跟妳說﹐你知道我可有多麼的痛苦﹐那感覺就有如被利刃割裂筋骨一般﹐好痛、好痛﹗」我的眼淚﹐滴滴的掉落在小芳那被我緊捉的手背。

「慶哥哥…別…別哭嘛﹗我沒…我…我…」小芳似乎被感動了。如果說女人的眼淚能溶化男人的心﹐那男人的眼淚就簡直能要女人的命﹗我拿出了一本準備好的五級淫穢書出來﹐在小芳面前翻開說﹕「那天因為見到妳﹐心裡又起了異意。我大老二鼓脹得很難受﹐就…就…想拿這本淫書到廁所去自…自慰…」我故意停頓了一會兒﹐凝視她的眼睛。只見她的臉已紅的像兩顆紅蘋果。我繼續的說﹕「到廁所的途中﹐不小心碰到妳母親﹐跌趴在她的身上﹐壓著她的大奶奶。我原來就已隆起的陽具﹐脹得更大。而且在細看之下﹐妳媽媽長得真有點兒像妳…我…我居然把她幻想為妳﹐就硬上了她﹗這…這全是我的錯﹐不關妳母親的事﹗妳打我…打我啊﹗」我捉起她的小手直敲我的頭…

「別…別這樣對自己…我…我不怪你…也不怪媽…我…我自己也有責任﹐是…是我的錯﹐如果…不是因為我就…就不會這樣了﹗」好純潔的一個小妹妹啊﹗她的天真使我的老兒漸漸的挺硬變大起來﹗她看ぴ她那情竇初開的臉蛋﹐心想該是“宰豬行動”的時機了。

我的一隻手﹐移在她那正開始發育的小胸部上﹐輕輕地揉。另一隻手拉著小芬的手﹐按我那牛仔褲上她可能早就注意的鼓突的部份。我不斷的用一些誘惑的言語來挑逗小芬﹐還指指點點的引誘她看那本已翻開的五級淫穢書﹐看得她臉蛋兒飛紅,煞是可愛極了!我心裡一直想嚐嚐這位處女新鮮的禁果,但苦無良策可施。現在﹐正是天助我也。心想來一個突擊,我快速站起身來,把牛仔褲連內褲一起拉了下來,捉著小芬的手放到我的陰莖上,小芬像觸電似地﹐連忙將手縮了回去。

我嘻笑地對小芬說:「看了半天的淫書,來﹗實習一下吧!阿慶老師會好好地教導妳的,會令你快樂無比噢﹗」邊說﹐邊把自己的上衣也給脫了﹐然後就赤裸裸地從後面緊抱她。小芬火熱柔軟的嬌軀一貼上身,我的肉棒立即地硬挺得像根鐵棒,直頂她的後門﹐害得她連腳都軟了﹐差一點坐落在地上。

我把小芬給扶好﹐拖到床上﹐一口氣把她的衣裙給脫了個清光。我跪在她床邊﹐面對她的下題。我用手掌不停的撫摸那還未長齊的幼毛﹐嫩芽的毛毛﹐摸起來的感覺遠比成熟女性的要好得多﹐非常的柔軟舒暢。我的中指此時也開始了它的作用﹐在小芬的陰唇溝上﹐不停的來往摩擦。擦、擦﹐我慢慢、輕微地把中指推入小芬粉紅色的陰戶中。

「啊啊…痛…輕…輕點兒!嗯嗯…」小芬呻吟。我知道她未經人道﹐得很溫柔的來﹐不能心急。我改用我那“六寸”不爛之舌取代手指﹐在小芬的陰唇外使勁的舔啊舔﹐活像隻忠狗在舔弄它主人似的﹗跟著﹐我以舌尖﹐慢速鑽滑進入她的小穴穴裡﹐並在裡面不斷的來回抽轉﹐這一發不可收拾!小芬給我幾下的攪攪,春水已經不住的流出來。

「嗯…啊啊…妹妹的小便流出來了!嗯嗯…」我急忙把這難得寶貴的液汁給吸啜得乾乾淨淨﹐這可是少女的初液﹐喝了不但會精力加倍﹐還會養顏添壽的啊﹗接﹐我的雙手從小芬的腰部﹐慢慢的地推滑上去﹐一直到推握她的雙乳﹐把它們給頂起﹐讓那雙小乳房看起來比原來的更大、更挺﹗老實說﹐小芬的身材遠稱不上豐滿,但是很令人愛憐,令我只想溫柔地、小心地呵護她,不想令她受到傷害,只想和她痛快地享受著愛撫的樂趣﹗我一邊舔小芬那硬突突的小乳頭﹐一邊用手揉捏她那對小奶奶﹗

「啊…好哥哥…嗯嗯…妹妹…好…好爽啊…噢噢…用力點﹗…啊…」小芬的呼吸愈急促起來,呼出的熱氣噴到我的臉上。她的身體猶如火一般熱,大腿不斷地摩擦我的肉棒,挑動起我的慾火。由於興奮極了,她的身體已經有些緊張了,我可以感到她的小腹繃得很緊,緊貼著我的大肚皮,將火一般的熱情傳遞過來。她還自己主動的握我的老二﹐上上下下的抽送﹐似乎天生就曉的該如此的做。不久﹐我也忍不住了﹐我將她纏住我肉棒的雙手撥開﹐一把將她抱起身來緊擁﹐而她的雙腳也纏了過來,用苗條柔軟的小腿夾住我的肉棒,雙手勾住我的脖子,整個身子完全掛在我身上。小芬胸前兩團肉壓著我的胸膛﹐兩條腿上下的摩擦我熱血奔騰的大老二。,弄得我無比的激動。不行了﹐我提起她的屁股,使肉棒抵在她的的嫩穴上,慢慢一推﹐兩片柔軟溫熱的陰唇緊緊地貼住了我的龜頭。嘩﹗熱乎乎的好似火爐,看來這個乖妹妹已經準備好讓我進入了。就要把肉棒插進她窄小的肉洞裡。現在不用說其他了,先插她一插才是。小芬雖有一點不推辭,但沒有任何的反抗動作。我那一條硬梆梆的大陰莖,也就整條地鑽入小芬的陰穴裡﹐開始我那有條理的抽插。我越抽越快﹐越插越劇烈

「嗯嗯…啊啊…哎呀…慶哥哥…痛…好痛…穴穴要破了…啊啊…不…不要停…繼續…繼續…就讓穴穴破掉…不要停啊…啊啊…」

小芬雙手雙腳死死纏繞著我。嘩﹗真的不行了﹐太劇烈了﹗我趕緊的坐到床邊﹐調整了一下體姿﹐慢慢地平躺在床上。這時﹐原本緊擁貼我的小芬﹐就赤裸裸的坐在我身上,她的小嫩穴緊緊包含著我的陰莖。我把手滑到了她尖尖的屁股蛋上,雙掌一抓,上下的搖晃﹐像發了狂似的不停的朝上挺插她的蜜洞。小芬屏住呼吸,全身的汗毛幾乎都立起了,但是她並沒有再喊痛﹐反而催促我、自己扭轉細腰配合我的抽動。我的手﹐移滑上去﹐不停地揉搓小芬的乳房,手指在她的乳頭上來回打轉﹐搞得她渾身抖動。我捏小芬的奶子,而她底下的小肉蚌也上上下下、一鬆一緊地懾吸著我的陰莖。我終於忍不住了﹗

「小芬好妹妹﹐妳的小肉洞好利害哦!哥哥要射了。」我的身體緊張到了極點,全力一挺﹐終於舒舒服服地把一股精液射進小芬的鮮嫩陰戶裡頭了﹗在我射出以後﹐小芬也彎下了腰﹐上身趴在我胸上﹐玉齒狠狠咬著我的肩肉,身題一陣痙攣,飄飄欲仙,幾乎進入了暈迷狀態,樂得芳魄出竅、雲遊太虛﹐淫水也滋滋的噴灑出來﹐濕潤了我的下半身。斑斑淫水之中混淆絲絲血漬。

小芬在我的淫威之下﹐終於由童女變成了一個小婦人。之後﹐小芬不但沒跟她老爸提起我和羅太之間的事﹐還開一隻眼、閉一隻眼﹐看著我和羅太胡搞。當然﹐我也得常常“教導”小芬﹐使她的性教育程度更提昇一步。更爽的是﹐她們母女和我偶爾還一起玩三人遊戲。一箭雙雕﹐樂歪歪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k5r8.com